江西喂猪的东西,福建拿来给人吃,我尝了一口,味道确实不错

王福星   07月26日

我是土生土长的江西人,我的家乡在吉安市永丰县藤田镇岭南村。我幼年之时,亲眼目睹家乡的土坡上,挖了许多洞。这些洞是用来储存薯种的,名叫薯窖。

每年的农历十月,乡亲们把白薯和红薯收回家。白薯碾碎之后,用水摇出薯粉,进而加工成薯粉丝。红薯则是加工成薯片、薯条之类的零食。薯片、薯条、花生是我们儿时最主要的零食来源。

除了被加工成食物的白薯和红薯,还有一部分白薯和红薯,要留作每年的种子,谓之曰薯种。薯种在初冬时节放入薯窖,然后封住薯窖的洞口,谓之曰封薯窖。

图为江西人所说的薯苗,拍摄于吉安市永丰县藤田镇。

到了开春时节,乡亲们就会打开薯窖取出薯种。乡亲们把薯种播种在地里,我们家乡的土话谓之曰“抿薯种”。

薯种长出薯苗之后,第一批薯苗作为植株,分散播种在地里。这批薯苗,经过几个月的栽培,到了初冬时节,就可以挖出红薯和白薯。

薯苗就像是韭菜,割完还会长出来。第一批用作植株的薯苗割完之后,薯种还会源源不断的长出来。后来的薯苗,就被用作猪饲料。

这种东西,在江西叫做薯苗,在福建叫做地瓜叶。

我们小时候,碰到星期六、星期天、暑假的时候,每天早上第一件事情,就是去田里摘菜。去田里摘菜,主要是摘空心菜、豆角、茄子、辣椒、苦瓜,顺便割一担薯苗回家。

空心菜、豆角、茄子、辣椒、苦瓜,是拿来炒菜给人吃的。薯苗是拿来喂猪的,嫩的薯苗给猪生吃,老的薯苗煮熟了喂猪。薯苗可以从春天,一直割到冬天。天天割,天天有,是农村最主要的饲料来源。

在我们眼里,薯苗天生就是喂猪的东西。我们无论多饿,都不会吃薯苗。即便是碰到灾荒,我们宁可吃野菜和薯渣,也不愿意吃薯苗。

1999年,我第一次离开家乡,来到厦门打工。我第一次去厦门的菜市场,居然发现薯苗被闽南人放在菜市场,当成蔬菜出售。当时我就想啊:“这种喂猪的东西,也能给人吃吗?”

图为江西的空心菜,跟福建的空心菜品种不一样。

在厦门一年多,我没有勇气买薯苗当菜吃,所以没吃过闽南的传统美食“地瓜叶”。

到了第二年,我去漳州学习修理摩托车。师父家里包吃包住,师娘又喜欢炒地瓜叶吃。我一开始也不愿意吃地瓜叶,后来看师父吃得挺香,就克服心理障碍,夹了一筷子地瓜也尝尝。不尝不要紧,一尝就发现真好吃。从那以后,我就把薯苗从猪食的定义,换成了美食的定义。

我在厦门和漳州待了十五年之后,回到家乡发展。2014年的时候,我去家乡藤田镇的菜市场买菜。居然发现藤田菜市场里面,也有人卖薯苗。不仅有人卖,而且有人买。

买薯苗当菜吃的人,就是像我这样的回乡游子。游子们回乡,带来了外地的饮食文化。也把江西的饮食文化,带到了外地。

我们江西有道传统的家常菜,名叫藏辣子,普通话叫做酸辣椒。江西的藏辣子,跟外地的酸辣椒,风味明显不同。闽南地区的几个朋友,吃了我从家乡带出来的藏辣子之后,纷纷向我学习藏辣子的做法。

图为典型的江西农家自留菜地,拍摄于永丰县藤田镇。

有几个湖北的朋友,也跟我老婆学藏辣子的做法。我在闽南多年,至少教会了十几个朋友藏辣子的做法。

还有几个四川的朋友,跟我一起在闽南打工。他们教我们做水煮活鱼等川菜,我们教他们做撴辣子等江西菜。

以前的时候,大家很少出门,各个地方的家常菜很少有机会外传。现在的人们,有大量的机会出门读书、务工、经商,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方便了,极大地促进了各地家常菜的交流。

在这样的背景下,一个江西人,做具有闽南风味的炒地瓜叶。一个湖北人,做具有江西风味的藏辣子。一个江西人,做具有四川风味的水煮活鱼。一个四川人,做具有江西风味的撴辣子,就不奇怪了。

本文由王福星原创。码字不易,请尊重原创,未经授权,严禁转载。本人已经和版权公司签约,委托版权公司代表本人维护原创权益。未经授权转载者,版权公司会代表本人维护原创权益。

点击全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