恩江兄弟分家:永丰从吉水分走欧阳修,乐安从永丰分走状元董德元

王福星   06月08日

隋朝大业三年,也就是公元607年,隋炀帝拆分庐陵县,设立了吉水县。当时的吉水县辖区很大,包括如今的吉水县全境、永丰县全境,外加青原区、吉州区、乐安县部分地区。

从隋朝开始,一直到北宋,吉水县在赣江流域的哺育下茁壮成长。恩江全长167公里,是赣江的主要支流之一。恩江流域水网纵横,是典型的江南水乡。恩江的主要支流有藤八河、万崇河等19条小河。

恩江龙王庙遗址,位于恩江古渡码头。

藤八河发源于石马镇,流经陶唐乡、到达笔者的家乡藤田镇,水量就明显加大。藤八河从藤田穿过,流经瑶田镇、古县镇,然后进入吉水县的冠山镇、白沙镇,又掉头进入永丰县八江镇,最后注入恩江。

读书人知道多少知识,就说多少话。虽然我不知道万崇河的发源地在哪里,但是我知道它流经乐安的万崇镇,进入永丰境内就叫遇元河。万崇河在永丰县境内并入恩江,是恩江主要水流来源。

从隋朝到北宋初期,恩江流域只有一个县城,治所在今天的吉水县城文峰镇。宋朝的时候,恩江流域经济发达人才辈出,吉水县的进士像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,出现了欧阳修等一大批朝廷要员。

图为欧阳修雕像,位于永丰县欧阳修纪念馆。

宋仁宗觉得吉水县太强了,就下诏把吉水县的报恩镇、云盖乡、兴平乡、永丰乡、龙云乡、明德乡拆分出来,设立了永丰县。永丰县的治所设在报恩镇,就是我现在所处的恩江古城。

欧阳修出生的时候,还没有永丰县,他还是吉水县人。设立永丰县之后,欧阳修就从吉水县人,变成永丰县人。欧阳修的纪念馆,因此建在永丰县。吉水县对此事,也是颇有微词。

庐陵文化的杰出代表人物欧阳修,高中进士的时候,还是吉水县人。在他官拜副宰相的时候,就成了永丰县人。中国人有崇尚乡县的传统,吉水县和永丰县为了争夺欧阳修故里的名号,打了几百年的笔墨官司。

图为状元文化展示馆,位于永丰县恩江古城。

南宋绍兴十八年,也就是公元1148年,永丰县云盖乡的学子董德元,高中恩科进士。董德元在殿试中独占鳌头,成了永丰县有史以来第一位状元。当时的永丰县令吴南老,还特意为董德元修建状元亭,纪念永丰建县以来难得的荣耀。

南宋绍兴十九年,也就是公元1149年,宋高宗下诏设立乐安县。乐安县原本是崇仁县的乐安乡,宋高宗把乐安乡、天授乡、忠义乡、云盖乡划归乐安县。原本属于永丰县的云盖乡,因此被并入乐安县。

董德元高中状元的时候,还是永丰县云盖乡人,第二年就成为乐安县云盖乡人。董德元在仕途上步步高升,历任吏部侍郎、知政事等职务,最后成了副宰相。

图为状元楼,位于欧阳修纪念馆旁边。

中国人有崇尚乡贤的传统,永丰县和乐安县为了争夺董德元故里的名号,又打起了笔墨官司。永丰县的状元文化园,为董德元立了雕像。乐安县更是把董德元的故居流坑村,打造成旅游名片,让流坑古村成为乐安县旅游的拳头产品。

永丰县和吉水县争夺欧阳修,乐安县和永丰县争夺董德元。这样的事情,在我看来是中国文化的好现象。一个地方的人,必须重视乡贤,学习乡贤,才会有积极向上的文化氛围,才能出更多的乡贤。

举个《宋史.文天祥传》记载的例子,文天祥读书的时候,还是吉水县学子。他的学校里,就挂着乡贤欧阳修的画像。

图为董德元雕像,位于永丰县状元文化园。

文天祥特别崇拜欧阳修,立志要做欧阳文忠那样的人才。文天祥奋发图强,后来跟欧阳修一起,成了庐陵文化最亮的两张名片。

吉水县、永丰县、乐安县,作为恩江流域三兄弟,在历史上颇有渊源。三兄弟对于乡贤的争夺,符合中国崇尚乡贤的传统文化。

在我看来:“恩江三兄弟完全可以搁置争议,共同开发乡贤资源。”

吉水人说欧阳修是吉水人,永丰人完全可以说:“欧阳修高中进士的时候,就是吉水县士人。”

永丰人说欧阳修是永丰人,吉水人完全可以说:“沙溪镇现在归永丰县管辖,欧阳修官拜副宰相的时候,就是永丰县人。”

永丰人说董德元是永丰人,乐安人完全可以说:“董德元高中进士的时候,就是永丰县云盖乡人。”

乐安人说董德元是乐安人,永丰人完全可以说:“董德元官拜副宰相的时候,就是乐安县云盖乡人。”

兄弟同心,其利断金。恩江三兄弟,本来就是一家亲。大家完全可以搁置争议精诚合作,把恩江文化的名号打出去,让恩江文化为恩江三兄弟经济发展提供强大的助力。

本文史料来源:《江西通志》《吉安府志》《永丰县志》《吉水县志》《乐安县志》。

本文由王福星原创。码字不易,请尊重原创,未经授权,严禁转载。本人已经和版权公司签约,委托版权公司代表本人维护原创权益。未经授权转载者,版权公司会代表本人维护原创权益。

点击全部